百姓百样事,门口都“搞定”——上海社区综合服务体见闻

百姓百样事,门口都“搞定”——上海社区综合服务体见闻

 新华社上海7月1日电 浦东新区的“家门口”、徐汇区的“邻里汇”、虹口区的“市民驿站”、闵行区的“邻里中心”……上海16个区的基层社区,近年来建起了一批家门口的服务站点。这些站点集党建、助餐、养老、亲子等多种服务和资源为一体,日益成为百姓身边的多功能“公共客厅”。

  “年纪大了,自己做饭做不动,油烟也吃不消。到社区食堂吃饭,不仅环境清爽,还能和邻里聊聊天,一起有说有笑蛮开心。”80岁的刘美容老人,住在徐汇区天平街道“邻里汇”附近。她和老伴还有女儿,一周来“邻里汇”的社区食堂吃四顿,都是午餐,每餐三人消费在60元左右。

  浦东新区陆家嘴街道,寸土寸金。市新居民区“家门口”服务站的活动室门口,挂着“市新第二客厅”的牌匾。疫情之前,这个活动室每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周一合唱班、周二编织班……“个人的小家有私人客厅,社区这个大家也有公共客厅。”70岁的吴阿姨在“家门口”服务站当志愿者,不值班的时候也经常来。“居民自己的空间,自己要管好。”

  “邻里汇”“家门口”是一个缩影。上海各区通过完善社区服务设施、创新服务模式,积极打造社区15分钟服务圈和“一站式”综合服务体:

  ——压缩办公空间,增加共享空间。天平街道地处上海衡复历史文化风貌区,找一处合适的建筑做社区服务中心不容易。“邻里汇现在用的房子,原来是区体育局的办公场所。我们达成了共识,尽量把好资源留给社区服务。”天平街道党工委书记高路说。

  “这里原来是我的办公室。”站在“家门口”服务站的咨询室内,市新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李娟说。建设“家门口”服务体系,浦东提出“办公空间趋零化”,所有的村居干部集中办公,一进门就能找到所有人。

  ——资源下沉让社区服务更便利。“请出示医保卡,对准镜头,等待连接……”在市新“家门口”服务站,社工陈欣华给记者演示如何更换就医记录册。浦东的1300多个村居,都配备了摄像头、读卡器等五件套,通过“远程视频帮办”实现资源下沉、服务延伸。

  目前,包括就医记录册更换、新版社保卡申领等212个服务事项,“家门口”服务站就能当场办理。“正是依托家门口服务站,社区15分钟服务圈才成为现实。”陆家嘴街道党工委书记凌军芬说。

  “在邻里汇,不仅服务更方便了,价格也更实惠。”刘美容说,以就餐为例,一顿饭三个人花费60元左右,老人饭卡还有补贴。“这个地段如果出去吃,人均可能就要五六十元。”

  ——以服务站点为载体,推进社区自治共治。种满绿植的小花园、造型优美的凉亭、整齐划一的停车位——虽然是老公房小区,市新居民区的环境看起来非常怡人。

  “老年人希望绿化多,年轻人希望停车位多,这个矛盾怎么解决?只有靠群众自己协商。”李娟告诉记者,在“美丽家园”行动中,依托“家门口”服务站,社区的听证会、协调会、评议会开了近百场,居民、业委会、物业各抒己见。凌军芬说:“把好事办好,就得让群众有参与感。三会制度,为社区自治共治提供了平台。”

  在天平街道“邻里汇”,有一个专门的“风貌治理共同体平台”,上面展示了部分马路的改造成果。包括建筑的外立面如何修缮等问题,居民都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提意见。

  “社区工作要充分听取百姓意见。他们有什么样的需求,邻里汇就提供什么样的服务。”高路说。在倾听居民心声的基础上,天平街道准备和星巴克合作,把“邻里汇”的一个展示空间改成公益咖啡馆,既增加就业岗位,也提供就业培训,以克服今年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新华社记者何欣荣、张梦洁、王默玲)

责编:秦雅楠

政协委员吴浩:战“疫”战场成履职第一线

政协委员吴浩:战“疫”战场成履职第一线

  中国人的故事|政协委员吴浩:战“疫”战场成履职第一线

  我是全国政协委员、

  北京丰台区

  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

  中央指导组防控组

  社区防控专家组组长吴浩,

  二十余年来,

  我一直从事基层诊疗

  及社区卫生管理工作,

  致力于社区慢性病防控研究,

  积极探索国内家庭医学服务模式

  改革与创新。

  疫情期间,我和中央指导组防控组

  社区防控专家组成员,

  一起奔赴武汉,

  在51天的时间里,

  我们走遍了13个区、

  300多个街道、500多个小区、

  161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梳理了1275条问题和建议,

  为中央指导组科学研判疫情

  提供了一手资料。

  来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时,

  我已是二级医院的大科主任,

  起初我很不习惯,

  但在做社区公共卫生工作时,

  我发现周围的老人越来越多,

  我心中突然涌出一种责任感:

  如果没有社区医院,

  这些老人如何能得到更好的照料?

  我决定留下来。

  2010年,我带领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率先在全国开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及分级诊疗模式,

  促使家庭医生为签约居民提供连续协调、

  综合性、个性化的健康管理服务,

  这一模式得到社区居民的信任和好评。

  2013年,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被卫生部授予

  “全国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荣誉称号。

  2014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模式

  得到国家卫计委认可并在全国推广。

  2020年初,疫情突至,

  我作为中央指导组

  防控组社区防控专家组组长,

  于2月6日晚抵达武汉。

  我的职责就是找到防控漏洞,

  为中央指导组

  科学研判疫情提供一手资料。

  2月7日,我们走访疫情严重的江岸区,

  我发现尽管武汉虽已封城,

  但对社区的管控还有不足,

  小区大门“失守”成普遍状态。

  社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的第一线,

  如果不能控制传染源,

  就算建再多医院,也只是杯水车薪。

  2月8日,综合调研情况,

  我给中央指导组汇报并提出建议:

  要尽快以社区为单位,实现网格式管理,

  发挥党建引领作用,

  组织党员干部下沉社区,

  发动人民战“疫”,联防联控。

  事实证明,我们做对了,

  科学联防联控,

  为“战疫”赢得宝贵时间!

  2018年,我第一次走上“委员通道”。

  因长期在社区和百姓打交道,

  我更关注百姓身边的事情。

  第一年,我提出把慢性病纳入门诊报销,

  得到了国家医保局的积极回应;

  2019年,

  我提出让智慧医疗在基层医疗中普及,

  目前,相关工作正在推进。

  疫情期间,我也在认真履职,

  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很早就启动了应对疫情的行动。

  1月中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

  参与方庄地区包片联防联控工作组,

  下沉到社区,

  使每位返京人员

  都被纳入网格化管理体系。

  我们还协助丰台区疾控中心,

  完成密切接触患者的流调和排查,

  利用“智慧医疗”

  对辖区居民进行居家健康指导,

  制定生活垃圾消毒

  和处理流程等细节规范,

  充分发挥

  社区公共卫生服务的“网底”作用。

  这些经验,我后来都带到了武汉。

  作为公共卫生专业出身的医生,

  我很重视基础卫生建设情况,

  保障大众的身体健康、

  基层医护人员的生命安全

  是我的职责。

  我也在不断学习,

  我认为委员提出问题的同时,

  一定要给出可执行的建议和方案,

  为有关部门决策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因为长期在基层从事诊疗

  和社区卫生管理工作,

  我深知社区是与老百姓打交道

  最密切的地方,

  是打好“疫情防控人民战争”

  的关键所在。

  在公共卫生重大应急事件响应上,

  不是只有预防医学

  就能解决公共卫生的事,

  也不是只有临床医生

  就能解决公共卫生的事,

  一定要融合。

  公共卫生绝不是卫健系统

  这一个部门的事,

  要社会参与协同,

  要注重政府社会

  多部门多系统多层次协同作战,

  尤其是要发动基层力量,

  例如全科医生“人熟地熟门熟”的特长,

  在此次疫情防控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我记得,2月11日武汉宣布,

  在全市范围内,

  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

  这座千万级人口城市

  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隔离“升格”,

  为中国乃至全球的疫情防控,

  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这需要一个高效的指挥体系,

  是社区工作者、志愿者、

  党团员和机关干部,

  用他们的汗水构筑了战“疫”的胜利,

  同时也归功于武汉人民

  高度的配合和忍耐。

  我们为什么能提出这样做?

  因为相信我们的制度优势,

  我当时提出,

  要用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

  要让老百姓有信心,相信政府,

  同时要加强相关防控的知识和技能培训,

  也是与时间赛跑。

  在中央指导组防控组的指导下,

  在武汉当地民众和政府的支持下,

  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

  我们打出了中国特色的、可以借鉴的、

  经典的“武汉社区防控战役”。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

  在我看来,公共卫生是预防医学、

  临床医学和社会的集合体,

  是一项长期的事业,

  建设基本医疗卫生体系,

  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抓手。

  我所在的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成功实现让七成居民首先在基层看病,

  门诊业务量人均达到

  全市三级医院平均水平。

  有很多人问我,“你资历老、有经验,

  为什么一直坚持在基层工作?”

  也确实有很多大医院向我抛来橄榄枝,

  但在我心中,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虽然是基层医疗卫生机构,

  但也是最容易让百姓有获得感的地方。

  扎根这里,服务百姓,

  对我来说就是最有意义的事。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作家报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

  浙江传媒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

  联合出品

  记者:张瑞玲 朱彩云 陈孔鸿(实习)

【编辑:黄钰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