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榆树下各族村民一家亲

老榆树下各族村民一家亲

来到新疆乌鲁木齐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两河片区马家庄子村,还没走近那棵700多岁的老榆树,一阵阵阿肯弹唱的歌声就已飘到耳边:“我们的时代幸福祥和,我们的家乡有美丽的新居,城市和田野都是公园,各族兄弟一家亲。马家庄子村有福气,各族人民一家亲,热爱劳动的村民,就像五根手指一样团结……”

两位阿肯弹唱的这首歌叫《家乡变化》,是由村民阿迪力江·比亚合买提和西合斯·热合买特拉创作的。作为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哈萨克族农民,他们目睹了家乡的变化。

歌声刚一停,村民努尔拉西·铁了汗又唱起了由哈萨克族民歌改编的歌曲《夸咱今天的好日子》。坐在老榆树下的各族村民听着歌,其乐融融。

马家庄子村是2014年的建档立卡的贫困村,全村131户村民中,62户是贫困户,贫困户家庭的人均年收入原来不到2800元。2015年,马家庄子村实现整体脱贫,去年全村人均年收入达1.8万元以上。

针对马家庄子村的实际,乌鲁木齐市区多个部门齐会诊、找良方。一个以产业为支撑,大力开展产业扶贫的规划成型并迅速推进。近期,紫罗兰中央厨房项目落户马家庄子村。从4月27日破土动工,到6月30日就将正式开工生产,村民亲眼看到了发展的速度,更看到了自己幸福的明天。

卡力玛·托辽吾哈孜这些日子十分紧张忙碌,她正和同村的26名村民一起在紫罗兰中央厨房的生产车间里跟着师傅调试着生产设备。趁着休息的时间,她说:“过去我们只能去市里打工,每个月挣来的钱都花在了来往的路上和中午吃饭上,一个月算下来,没挣上几个钱。今年4月16日,我和大家一起成为企业的员工,被派出去学习了,天天有专车接送,还免费提供午餐,一个月有3000元的工资收入。最主要的是,离家很近,我每天只要走10分钟路就到工厂了,这样的好工作到哪儿找啊。”

不远处的老榆树下又传来阵阵歌声与笑声,各族村民在音乐的伴奏下,跳起了哈萨克族最喜爱的舞蹈——黑走马。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叶尔不拉提·阿吾汗拜看着村民欢乐的场景,笑着说:“这棵老榆树是我们村的‘宝贝’,多少年来,大家敬重它,爱护它,守护它。如今榆树沟生态修复及文旅项目已经正式动工,它以老榆树为中心,拟建设生态休闲基地、生态修复等项目,计划3年完成。现在10公里长的榆树林带修复工作正在进行,可绿化8730亩面积。现在大家围坐的是被誉为‘乌鲁木齐第一榆’的广场,广场旁正在建设的是桃林观赏区、民俗体验区、农田休闲区。广场外还为村民提供了休闲、观赏、游憩的场地,最主要的是为村民提供了小市场,农家制作的各种农副产品都可以在这个小市场里出售,真正增加村民的收入。”

南疆扶贫一线的大学生

南疆扶贫一线的大学生

新华社乌鲁木齐6月25日电“没想到南疆农村和印象中的完全不同,没想到村民这么热情,也没想到这一年里我的进步这么大。”行将结束在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前进镇亚贝希村的一年“驻村”生活,田恬用了三个“没想到”来概括自己的感悟。

2018年,亚贝希村成立了“青年学子实践工作站”,在给新疆大学、新疆师范大学等学习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维吾尔语)实习生搭建语言实习平台的同时,强化补充基层扶贫力量。2019年7月,新疆大学维吾尔语专业的大三学生田恬和5名同学来到亚贝希村,开启为期一年的实习。

出生、成长在北疆,田恬和同学们对南疆所知不多。“以前只听说这里条件比较艰苦,尽管老师向我们介绍过注意事项,但来了后才发现还是有很多不同。”

初来乍到,亚贝希村改变了田恬以往的认知。“村里有现代化的被服厂、服装厂和核桃加工厂,村民在家门口就能实现就业。”按照村里的安排,田恬和同学们各自成了村里产业项目的日常负责人。此前未曾接触过产业运作的他们从零开始,每天为员工打考勤、计件和管理档案,定期了解每一名村民的家庭状况。

“刚接手时我很困惑,为什么要天天入户?但后来发现,很多村民家里的情况只有通过入户才能掌握。”田恬说,如今她已对分管的村小组了如指掌,和不少村民都成了朋友。

田恬和同学们的第二个职务,是亚贝希村的夜校老师。每周四晚,亚贝希村的村民服务活动中心都成了全村最热闹的地方。由于拥有双语优势,田恬和同学们的国家通用语言课程通俗易懂,受到了村民的广泛欢迎。“经常下课后还有人追着我们问。”

让她感到高兴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村民可以用国家通用语言交流。“走在路上,不时会有村民主动同我们打招呼。”她说。

“我们刚来时,村里除了跳麦西来甫就没有别的文娱活动。”田恬和同学们还发现,村民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文体活动却依旧单调匮乏,便决心为村里带来些变化。她和伙伴们编排节目、组织快闪,在场上既担任主持人,又担任演员,撑起了村里文体活动的一片天。近一年时间里,他们先后参与组织了近40场文体活动。

过去,南疆乡村交通不畅,信息闭塞,各类农产品和加工品销售渠道有限。田恬和同学们到来后,为亚贝希村搭起了向外的“桥梁”。“去年9月,我们开了家网店,将村里的木耳、核桃和生产的被褥等都搬上了网,还为产品设计了商标。”田恬告诉记者,同学们还自发向亲友推介,在朋友圈里广泛宣传亚贝希村的扶贫产品。

在扶贫专干、新疆大学青年教师杨磊的支持下,他们还开设了名为“杨老师的扶贫日记”的微博账号,并先后拍摄制作了30余部短视频,将视角扩大到村庄变化的每一个场景。

大学生们的镜头记录着乡村的变化,乡村的变化也见证着这些年轻人的成长过程。从南疆驻村必过的“跳蚤关”,到照顾自己的日常起居,田恬和同学们已逐渐告别过去的稚嫩。“刚来的时候也很想家,但村民们对我们都很热情,很快便消除了陌生感。”田恬说,有时随村干部走访入户一上午,返回宿舍时满口袋都是村民送的核桃和桑葚。

如今,田恬和同学们已融入亚贝希村,把自己当成了“村里人”。他们感慨,哪怕休假回家一周时间,村里的变化也很大。2019年,亚贝希全村实现脱贫,村集体收入达到49.2万元。

今年初,同学们主动申请留在村里协助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每天天不亮,他们便井然有序地开展一天的工作,向村民们宣讲防疫知识,还一起拉横幅、制作双语宣传单、录制“疫情小喇叭”。

“尽管只是实习,但一年的时间里我们很高兴能够参与到亚贝希村脱贫致富的工作中,这段经历也让我受益颇丰。” 田恬说。(新华社记者孙哲)

责编:叶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