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扶贫一线的大学生

南疆扶贫一线的大学生

新华社乌鲁木齐6月25日电“没想到南疆农村和印象中的完全不同,没想到村民这么热情,也没想到这一年里我的进步这么大。”行将结束在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前进镇亚贝希村的一年“驻村”生活,田恬用了三个“没想到”来概括自己的感悟。

2018年,亚贝希村成立了“青年学子实践工作站”,在给新疆大学、新疆师范大学等学习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维吾尔语)实习生搭建语言实习平台的同时,强化补充基层扶贫力量。2019年7月,新疆大学维吾尔语专业的大三学生田恬和5名同学来到亚贝希村,开启为期一年的实习。

出生、成长在北疆,田恬和同学们对南疆所知不多。“以前只听说这里条件比较艰苦,尽管老师向我们介绍过注意事项,但来了后才发现还是有很多不同。”

初来乍到,亚贝希村改变了田恬以往的认知。“村里有现代化的被服厂、服装厂和核桃加工厂,村民在家门口就能实现就业。”按照村里的安排,田恬和同学们各自成了村里产业项目的日常负责人。此前未曾接触过产业运作的他们从零开始,每天为员工打考勤、计件和管理档案,定期了解每一名村民的家庭状况。

“刚接手时我很困惑,为什么要天天入户?但后来发现,很多村民家里的情况只有通过入户才能掌握。”田恬说,如今她已对分管的村小组了如指掌,和不少村民都成了朋友。

田恬和同学们的第二个职务,是亚贝希村的夜校老师。每周四晚,亚贝希村的村民服务活动中心都成了全村最热闹的地方。由于拥有双语优势,田恬和同学们的国家通用语言课程通俗易懂,受到了村民的广泛欢迎。“经常下课后还有人追着我们问。”

让她感到高兴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村民可以用国家通用语言交流。“走在路上,不时会有村民主动同我们打招呼。”她说。

“我们刚来时,村里除了跳麦西来甫就没有别的文娱活动。”田恬和同学们还发现,村民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文体活动却依旧单调匮乏,便决心为村里带来些变化。她和伙伴们编排节目、组织快闪,在场上既担任主持人,又担任演员,撑起了村里文体活动的一片天。近一年时间里,他们先后参与组织了近40场文体活动。

过去,南疆乡村交通不畅,信息闭塞,各类农产品和加工品销售渠道有限。田恬和同学们到来后,为亚贝希村搭起了向外的“桥梁”。“去年9月,我们开了家网店,将村里的木耳、核桃和生产的被褥等都搬上了网,还为产品设计了商标。”田恬告诉记者,同学们还自发向亲友推介,在朋友圈里广泛宣传亚贝希村的扶贫产品。

在扶贫专干、新疆大学青年教师杨磊的支持下,他们还开设了名为“杨老师的扶贫日记”的微博账号,并先后拍摄制作了30余部短视频,将视角扩大到村庄变化的每一个场景。

大学生们的镜头记录着乡村的变化,乡村的变化也见证着这些年轻人的成长过程。从南疆驻村必过的“跳蚤关”,到照顾自己的日常起居,田恬和同学们已逐渐告别过去的稚嫩。“刚来的时候也很想家,但村民们对我们都很热情,很快便消除了陌生感。”田恬说,有时随村干部走访入户一上午,返回宿舍时满口袋都是村民送的核桃和桑葚。

如今,田恬和同学们已融入亚贝希村,把自己当成了“村里人”。他们感慨,哪怕休假回家一周时间,村里的变化也很大。2019年,亚贝希全村实现脱贫,村集体收入达到49.2万元。

今年初,同学们主动申请留在村里协助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每天天不亮,他们便井然有序地开展一天的工作,向村民们宣讲防疫知识,还一起拉横幅、制作双语宣传单、录制“疫情小喇叭”。

“尽管只是实习,但一年的时间里我们很高兴能够参与到亚贝希村脱贫致富的工作中,这段经历也让我受益颇丰。” 田恬说。(新华社记者孙哲)

责编:叶壮

凯发来就送68元-“钟美美”班主任:支持钟同学对表演的热爱

凯发来就送68元-“钟美美”班主任:支持钟同学对表演的热爱

因为在视频中传神地模仿老师,来自黑龙江鹤岗的13岁男孩钟宇升以“钟美美”的身份在网络上走红。但最近,“钟美美”的视频被大量下架,甚至有自媒体称,视频下架是由于校方约谈家长,这也引发了舆论的关注和广泛讨论。对此,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记者也特别采访了钟宇升的班主任田广霄、母亲吴琼以及钟同学。

6月6日上午,记者来到了黑龙江省鹤岗市宝泉岭分局宝泉岭局直属中学,“钟美美”的班主任田广霄老师表示,校方并没有约谈家长,他个人曾与家长有过沟通,但是目的并不是为了限制孩子的发展,而是为了对孩子的身心健康进行保护。

与钟同学模仿截然不同的是,他的班主任田老师实际上是一位男老师。所以在问及是否有很多网友、身边的人会误以为钟同学模仿的是他时,田老师表示,身边的人并不会如此认为。同时他也告诉记者,其他老师也并没有类似的夸张表述和动作。

“钟美美”班主任 田广霄:没有感觉到这个对我有什么影响,或者对某个同学某个老师有什么影响,因为本身现在娱乐平台这么多的视频,题材很多种多样,各种题材都有,那有老师也是很正常的,各行各业都可能会出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

田老师还告诉记者,由于目前整个事件在网络上热度很高,为了使孩子在心灵上不受影响,他会保护钟同学对于表演的积极性,同时也会支持孩子多参加类似的表演活动。对于钟同学对表演的热爱,田老师在支持之余,也提出了自己的忠告,希望钟同学能够在坚持表演的同时,提升文化水平和文化底蕴,更理性、更渊博,未来的道路才可能走得更远。

随后,记者来到钟宇升的家中。因为疫情的原因,目前学校还未开学,记者在钟同学的家中见到了他本人。钟宇升对记者说,自己从4月末开始录制相关的小视频,当时属于“突发奇想”,同时也因为看到过别人模仿老师的视频,就尝试了一下,未曾想发到网上后,两个月的时间粉丝量涨到130万。

记者:咱俩还没见面的时候,我是通过手机认识你的,感觉你在模仿你的班主任?

钟宇升:但是我模仿是一个女的啊。就是出于娱乐,也不是说针对老师,丑化老师。

记者:还有人说有学校、有老师约谈你了?

钟宇升:真的没有。我们老师找我就是说不要耽误学习啊。我也不知道“约谈”两个词是从哪出来的。

记者:那视频下架呢?

钟宇升:视频下架是我妈让隐藏的,因为有好有坏,这个确实,我妈说可能影响不好。

真心喜欢表演的钟同学希望未来能够考取北京电影学院,成为一名演员。而目前的模仿,也算是为未来考取表演院校所做的准备。

在钟同学的家中,记者看到墙上贴着他的荣誉证书,上面有“优秀演员”的字样。他的妈妈吴琼女士告诉记者,从上幼儿园时,钟宇升同学就已经开始参加学校的各类演出;平时在家中,钟同学也经常会给吴女士表演,展现自己的模仿能力。

当记者问到视频被下架是否因为被学校或老师约谈时,吴女士表示,学校并没有约谈自己和孩子,孩子的老师也主要是在学习方面和吴女士有更多的沟通,“因为孩子突然火了,怕孩子可能掌握不好度,害怕影响孩子的学习”。

之所以网友无法再看到相关的视频,吴女士表示,因为相关的评论有好有坏,害怕对孩子的影响比较大,所以让孩子将视频先隐藏了起来,只留给自己观看。未来也将继续支持孩子尝试模仿别的角色。

“钟美美”母亲 吴琼:我也是怕他掌握不了这个度,所以他每一次拍视频,我想要给他把把关,但是我可能还做不太好的掌舵人。

吴女士说,作为家长,一方面想让孩子在特长方面得以展示,但是真正做火了,也很难拿捏如何去教育他、引导他,需要在学习方面和老师建立更多的沟通交流。

责编:赵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