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猿人头盖骨首现抖音直播

北京猿人头盖骨首现抖音直播

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当天,抖音宣布与全国20余家博物馆推出“云端博物馆”活动,邀请博物馆馆长、文化名人通过抖音直播带领观众线上看展,让更多人走近博物馆,了解博物馆,体验博物馆的魅力。

抖音与中国地质博物馆独家合作,推出《馆长聊国宝——北京猿人头盖骨重磅在线》,在这场直播中,中国地质博物馆副馆长刘树臣与讲解员雷明月对话,将北京猿人头盖骨和中华龙鸟的故事娓娓道来。

谈到这次线上直播,刘树臣表示,因为2020年疫情的暴发,让中国地质博物馆尝试“云端”展示的方式。馆里精选了一些有代表性的国宝,给大家展示出来。这些国宝在世界上都是很难得一见的,同时他自己还设计了一场对话,以这样的互动方式把它们介绍给大家。本次直播中,他还把背后的故事给大家讲出来,这些背后有趣且很有教育意义的故事,从科学传播的角度来说可能更有意义。他希望通过这次直播,使观众在感叹大自然的神奇,感叹沧海桑田的变迁,同时感受到大自然是不可抗逆的,人类要敬畏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

谈到线上和线下的博物馆的区别,刘树臣表示,两者应该是相辅相成、互相补充的。中国地质博物馆目前还没开放展览,现在的直播就是对线下展览的有益补充,这个很重要。线上和线下的观展感受是不一样的。线上的观展是一种理性的思考。我们会讲更多的科学上的故事,带领大家思考。如果是线下,更多的是感性的,观众的参与性、沉浸式的科普教育更为丰富一些。线上很大的优势是,传播更快,影响更广。大家通过看直播,它不受空间的制约,不受人流的限制,只要你有网,你都可以打开来看。而在直播过程中,大家随时提问,随时交流,增加互动性。

谈到短视频今后的发展,刘树臣对此十分看好。他认为,现代人基本上离不开手机了,抖音的短视频和直播是非常直观的表现方式。中国地质博物馆现在也想把很多工作,都转化成这种新形式。因为上抖音平台的人越来越多,它的影响越来越大,所以他本人特别看重短视频的这种方式。(怀得)

责编:纪爱玲

鸿运手机版凯发送68真实-馆藏品“卖萌”接地气,“云逛”博物馆被“代言人”圈粉

鸿运手机版凯发送68真实-馆藏品“卖萌”接地气,“云逛”博物馆被“代言人”圈粉

  喵星人、汪星人、馆藏品“卖萌”接地气——

  “云逛”博物馆 被“代言人”圈粉

  这段时间,不少网友在家“云逛”博物馆,意外被“代言人”圈了粉。中国国家博物馆的萌熊、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唐妞、观复博物馆的观复猫……这些憨态可掬、萌趣十足的“代言人”打破了博物馆给人“一脸正经”的印象,在拉近和观众之间距离的同时,像真人“爱豆”一样,顺势推出周边文创产品,让粉丝大呼过瘾。

  有职务的喵星人 圈住低龄小粉丝

  说起国内的博物馆“代言人”,诞生最早、名气最大的当属故宫猫。故宫里有约200只宫猫,每一只都有名字,有“编制”,不仅衣食无忧,更被游客千宠万爱,频上媒体头条。据说紫禁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木结构建筑群从来没有鼠患,有故宫猫的大功劳。所以,它除了卖萌属性,还有功能属性。

  宫猫如此尽职,故宫也待它不薄。继故宫博物院开发了“故宫猫”系列文创产品之后,故宫出版社又推出了第一套以故宫猫为原型的亲子绘本,第一季包括《月圆之夜》《冰天雪地》两个故事,还附有明信片、拼图玩具、猫偶盲袋、立体贺卡、绘图本等。就这样,故宫猫在自身的“努力”和故宫的“力捧”下,声名鹊起。

  除了故宫猫,喵星人在博物馆安插的“代言人”还有观复博物馆的“观复猫”。2003年,现任馆长马未都收养了一只流浪的中华田园猫,取名“花肥肥”;此后十几年,观复博物馆又陆续收养了多只流浪猫,起的名字也是成系列的,“黄枪枪”“黑包包”“麻条条”“蓝毛毛”……

  “观复猫”的品牌随之创立起来。每只猫都有职务,包括“馆长”和“馆员”等,有专门的办公室,还有了漫画形象。它们出现在文创产品和图书上,还成为文化节目、儿童剧的主角,俨然已是大IP。

  “猫馆长”声誉日隆,给观复博物馆带来的变化也是明显的。博物馆主要展出陶瓷、家具等传统艺术品,以前去那儿的观众以中老年人为主,自从有了“观复猫”,家长更愿意带着孩子一起来玩。

  巡山汪星人 观众求“偶遇”

  除了喵星人,汪星人也大驾光临。敦煌莫高窟就意外捧红了“乐乐大王”。起因是敦煌研究院莫高窟的官方微博发了一条消息,因窟区降雨夹雪,栈道积水严重,莫高窟暂停开放,“窟霸”乐乐大王早起巡山已回。配图是“乐乐大王巡山图”:一只浑身被泥水湿透的小狗坐在办公室的地板上,身后还有一串小脚印。

  “窟霸”“巡山”这样霸气的词语,与一脸委屈的落汤小狗,形成了反差萌,微博发出数小时就有了万余条评论,乐乐俨然成为“莫高窟代言狗”。它的身世也被媒体挖出,原来,乐乐是一只莫高窟长大的流浪狗,由工作人员喂大,每天早中晚都会绕着窟区走一圈。养他的工作人员退休后想把乐乐带回城里,没想到回去的第二天,它却徒步走回20多公里之外的莫高窟。

  乐乐“出道”之后,莫高窟十分器重这位免费“代言人”,陆续开发了“乐乐大王”系列的铜制书签、胸针、渔夫帽等文创产品;“乐乐大王窟区播报”成为微博信息发布的常规栏目,日常发乐乐工作照(卖萌图)这种吸粉手段就不用说了。显然,乐乐的生活也受到了“优待”,一张近况照片里,它瘫躺在地上露出圆滚滚的肚皮,官博无奈说:“大王现在可能有点膨胀。”

  从此,去莫高窟除了看壁画看雕塑,与乐乐“偶遇”也被网友排上了日程。

  虚拟代言人源自“蠢萌”馆藏品

  有着自然环境的博物馆捧红“动物真身”有天然的条件,对于室内博物馆来说,就需要靠“虚拟代言人”了。

  中国国家博物馆的“萌熊”原型是现藏于馆内的1952年在安徽省合肥市汉墓中出土的一对鎏金熊形青铜镇。魏晋以前,古人于室内皆为席地而坐,同时起身落座时为了避免席角折卷,就在其四隅压镇。而多被做成动物形的汉代青铜席镇,则有虎、豹、辟邪、羊、鹿、熊、龟、蛇等常见题材。它们构图紧凑,造型生动,件件堪称精巧的工艺品。这一对鎏金熊形青铜镇,短耳竖起,双目前视,昂首张口,长嘴前伸;其前肢自然上举,后肢弯曲,把肥大体态之熊的造型处理得憨厚可爱而并不蠢笨。

  如今由青铜熊镇演化出的萌熊,推出了扩香石、水晶球、果冻包、保温杯等多款周边,让粉丝忍不住边看边被“种草”。

  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唐妞”原型为陕西历史博物馆馆藏的“唐粉彩仕女佣”。在博物馆的第三展厅中,陈列着大量的唐代仕女俑,以彩绘俑和三彩俑为主,大小不一,姿势不同,发型和服饰各具千秋。唐妞高髻蛾眉,面如满月,体态丰满,身穿宽袖长裙,非常符合当年审美,放在今天也是个萌萌的胖美人。

  当国画和漫画相融,文化与艺术碰撞,唐妞在“簪花仕女图”“观鸟捕蝉图”中展现出可爱一面,衍生出了女士丝巾、胶带、公仔、冰箱贴、异形交通卡等多款产品。俘获了一众粉丝的芳心。

  苏州博物馆的文创产品走的是“精致高雅”的路线,明四家之一的“唐寅”,其卡通化之后的形象在一众雅致中以卖萌“出圈”。创意袋泡茶巧妙地通过唐寅的姿势将其挂靠在茶杯之上,从而出现泡澡、醉酒、举杯等姿态。用一杯茶的时间,放松身心,“品味”唐寅多姿多彩却又浪漫潦倒的一生。

【编辑:罗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