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星座部署全面完成将促进巴中两国进行更广泛合作

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星座部署全面完成将促进巴中两国进行更广泛合作

国际在线报道 中国“北斗三号”最后一颗全球组网卫星成功发射引起了巴基斯坦卫星导航领域专家的强烈关注。当地时间26号,巴基斯坦航空专家在接受总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空间星座部署的完成,将促进中国在卫星导航系统领域与包括巴基斯坦在内的多个国家进行更多的合作与发展。

巴基斯坦空间技术研究所航天系副教授、全球导航卫星系统项目负责人纳吉姆·阿巴斯说,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星座部署全面完成,一方面改变了目前全球卫星定位系统较为单一的格局,另一方面也减少了巴基斯坦对美国GPS卫星定位系统的依赖,并改善巴基斯坦的通讯服务能力。

纳吉姆·阿巴斯表示,目前,巴基斯坦空间技术研究所正在与上海交通大学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合作生产北斗信号接收系统,北斗导航系统在巴基斯坦的应用前景极其广泛,“比如农业、环境、气象、采矿、城市规划、道路交通管理、民用航空,制导等领域,只要我们能想到的领域,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都有其应用。”

巴基斯坦是中国卫星导航计划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两国除了在系统性能检测和评估方面进行合作外,还在培训、系统应用方面开展合作。

2014年,高精度北斗卫星导航网络已完全覆盖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市卡拉奇及其周边地区,该项目帮助巴基斯坦以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进行基础地理测量、土地管理和港口调度等工作。巴基斯坦科技时报主编赛义德·帕拉斯·阿里对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在巴基斯坦的应用赞不绝口,“和其它主要导航系统相比,北斗系统精度更高。巴基斯坦有关北斗的应用最早是用于卡拉奇市的土地测量管理。第二就是农业领域的应用,也就是精准农作。北斗系统能够提供更精确的数据,比实地人工测量效率高很多。”

中国自主建设、独立运行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之后,将为全球用户提供全天候、全天时、高精度的定位、导航和授时服务。赛义德·帕拉斯·阿里对于中国与全世界分享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开放姿态非常欣赏。他说:“国际合作方面,中国一直持开放态度。这其实是中国‘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的体现,也就是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发明的技术总是乐意与其它国家分享。这不仅是针对某个系统或某个项目,而是中国的理念就是希望全球其它国家实现共同发展。”

巴基斯坦空间技术研究所航天系副教授、全球导航卫星系统项目负责人纳吉姆·阿巴斯认为,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星座部署全面完成,给巴基斯坦与中国在相关领域的合作提供了更广阔的平台。巴基斯坦不仅可以使用北斗的服务,也可以分享北斗的技术,同时促进相关软件、硬件的研发生产和应用,有利于巴基斯坦提高就业和带动经济发展。(记者 刘畅)

责编:叶壮

北斗未来将用于何处?总师们来解答……

北斗未来将用于何处?总师们来解答……

北斗三号全球系统技术独具特色

服务性能强于其他系统

央广网6月23日消息(记者王锐涛 张棉棉)随着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最后一颗组网卫星发射成功,北斗全球系统建设即将完美收官。那么,北斗系统有哪些独创设计?相比其他系统又有哪些优势?下一步建设发展目标是什么?就相关话题,请听总台央广记者采制的报道。

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星座由3颗静止轨道卫星、3颗倾斜轨道卫星和24颗中圆轨道卫星构成。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工程总设计师杨长风说,三种不同轨道卫星的混合星座布局是中国的独创设计,三类卫星都有定位导航授时功能,但也有自己的特色服务。

杨长风:24颗中圆轨道卫星是北斗三号系统的核心星座,它确保了北斗三号系统能均匀覆盖全球。在全球的任何一个地方,用户都可以得到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高精度的服务。

3颗静止轨道卫星,主要运行在地球静止轨道,能为亚太地区提供大容量的短报文通信、星基增强、精密单点定位等特色服务。

3颗倾斜轨道卫星,运行在倾斜地球同步轨道。

全球星座部署和区域星座部署相结合,正是北斗独创的一门技术,既可以实现全球覆盖、服务全球,又可以突出服务重点,提供特色服务。

杨长风总师介绍,北斗三号全球系统采用了星间链路技术,让所有北斗卫星连成了一张网,星与星之间可以通讯、测距,使定位精度大幅提高,为北斗真正建成一个全球系统发挥了重大作用。

杨长风:一般来说,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建设都需要在全球部署测控站。我们应用星间链路技术以后,可以通过卫星和卫星之间的互联互通,解决地面布站的难题。同时星间链路技术可以使我们卫星定位精度成倍增加。对于北斗三号系统来说,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技术。

除了星间链路技术,北斗三号全球系统还在高稳定性信号播发通道、有源和无源定位一体化、星载原子钟高精度高稳定热控等众多关键技术上实现了突破,所有关键部组件实现100%国产化。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工程副总设计师、北斗三号导航卫星总设计师谢军介绍说,北斗三号卫星搭载有自主研发的新型氢原子钟并成功应用了原子钟无缝切换技术,时频精度进一步提升。

谢军:原子钟是导航卫星的核心产品。目前,北斗三号静止轨道卫星、同步轨道卫星都配有氢原子钟和铷原子钟。两种原子钟组合起来使用,既可以保证高精度的测量要求,同时也可以减少卫星跟地面进行比对校准的工作量。我们的铷原子钟因为起步攻关的比较早,目前它的电性能的技术指标是国际一流,国际领先的。

同时,谢军表示,与上一代产品相比,北斗三号卫星更加小型化、集成化。

谢军:北斗二号中圆轨道卫星,当时为了完成三频的导航信号功能,做出的产品相对来讲比较大一些,当时重量是两吨一。我们现在通过技术方案的优化,北斗三号卫星完成同样的功能,同时还搭载了一些其他的功能,一颗卫星就只有一吨多一点。我们国家卫星产品在小型化、集成化方面有了显著进步。北斗二号为了产生用户所需的导航信号,我们可能要5、6台单机设备,到北斗三号基本上就是一台或者再有另外一台作辅助,就可以完成,进步是非常大的。

资料图:北斗、俄国GLONASS、欧盟伽利略、美国GPS

目前,美国、俄罗斯、欧盟都建立了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并面向全球用户提供服务。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工程副总设计师杨元喜表示,与其它系统相比,北斗服务功能最为全面,在亚太地区定位精度处于顶尖水平。

杨元喜:我认为在服务功能上我们是最强大的,因为我们是整体设计的。他们有导航、定位、授时和国际搜救服务,我们都有。卫星的精密单点定位是我们特有的,亚太地区一千个汉字的报文通讯是我们特有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功能是强大的。在服务性能定位性能上,目前我们和GPS是相当的,在亚太地区可能比GPS略好。

杨元喜同时指出,北斗系统在基本功能和设计上走在了世界前列,未来仍有持续优化和改进的空间。

杨元喜:目前,星基增强、精密单点定位是由静止轨道卫星承担的。为了让功能实现得更好,未来能不能让倾斜轨道卫星也来做呢?如果可以,导航系统就不会有“南墙效应”。因为同步卫星都在赤道上,如果用户正好南边有一个高楼大厦,三个同步卫星都看不到了,星基增强就可能中断。

资料图: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

据了解,到2035年,我国还将建成以北斗系统为核心,更加泛在、更加融合、更加智能的综合定位导航授时体系。杨元喜表示,在深空、深海、室内、地下构建统一的定位导航授时系统将成为北斗团队重点科研攻关方向。

杨元喜:从深空到深海,我们在不同层次的空间都可能有提供定位、导航和授时服务的信息源,这是未来我们要建设的一个系统。就像我们在地面可以建很多大地控制点一样,我们可以把这些点建在海底。这些控制点就可以发射信标,可以为水下的载体提供导航定位授时服务。但是,在海洋建点的难度可能超过空间,首先供电就是一大难题,其次整个海洋的物理环境不停地在变化,况且一个海底的声呐信标寿命现在还比不上卫星的寿命,这都是对我们提出的挑战。